伊夢凜

最喜歡軌跡系列
努力寫文中...
繁體字注意//

【克洛黎恩】Sorry , I love you.

今天是50米拉日!!!

在這值得紀念的一天PO上我的第一篇文~

其實這篇寫完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機會放上來......

所以內文跟50米拉一點關係都沒有(掩面

算是描寫了一下我心中認為的克洛的想法和他與黎恩之間的互動~

希望沒有太OOC才好><

附註:時間點為盧雷鐵礦山事件之後、學園祭之前大家一起去悠米爾渡假,雖然廣播劇裡面沒有克洛......但遊戲圖片裡面有所以我這邊就寫他有去了//

--我是分格線,以下正文開始--

壁爐的火嗶嗶啵啵響著,鳳翼館溫暖得彷彿和寒冷的外頭處於不同世界,被皇子殿下招攬來悠米爾度假的大家窩在大廳沙發上,談笑聲此起彼落,洋溢著一股悠閒慵懶的氛圍。

克洛‧安布斯特搖晃著手中的酒杯,視線定睛在對側沙發上和其他人有說有笑的黎恩‧舒華澤,思緒卻不知道飄去哪了,連一旁擔心自己是不是喝多了的艾略特的關心問句都沒聽進去。

「啟動者會互相吸引……嗎,呵。」喃喃自語著不知道是誰說過的話,克洛冷笑了一聲像是自嘲,隨手拎起掛在椅子那腥紅色外套披在身上便離開了大廳。

寒冷的空氣順著呼吸沁入心扉,讓克洛混亂的神智清醒了些。

吐出的氣體變成了白霧,他想他知道自己在心煩意亂什麼。

礙於自己身份和復仇目的,克洛老早就把感情的事拋得遠遠的,即使曾經遇過中意的女孩子也未曾真正出手(而且有很大的機率最後會被安潔莉卡搶走),如果查覺到對方有進一步的意思也會確實迴避。

除了怕影響任務外,也有一份擔心傷害對方的溫柔。

但遇到黎恩時自己築起的牆就會被瓦解。

每當看到他陽光般無邪的笑容,彷彿心中所有的仇恨都一掃而空。

每當看到他直視著前方的眼神,放棄一切和他一起前進也無所謂。

原本只覺得對方是個有趣的學弟,想看看同樣身為啟動者的他有什麼樣的資質與能耐,卻在不知不覺中眼裡只剩下他,只為了他奮不顧身。

『啟動者會互相吸引喲,說是要緊盯著他不讓他影響我們的作戰計畫……但克洛你可別自己陷進去了呢?呵呵。』

薇塔嘲笑般的話語在腦中迴盪著,克洛發現啟動者會互相吸引根本只是個藉口,他很明白自己確確實實的,喜歡上黎恩˙舒華澤這個人。

「真是惹上了大麻煩……」拉緊了身上那件VII班的外套,克洛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樣和你在一起真的是很可怕的事呢……」

「克洛……?」克洛身後的門突然打開,傳出了克洛正想著的人的聲音。

「唷,是黎恩啊,怎麼了嗎?」重新整理了心情,回復到以往吊兒啷噹的樣子,克洛回過頭衝著黎恩一笑。

「我才要問你怎麼了,大家都在大廳聊天你怎麼一個人在陽台吹風啊?不會冷嗎?」聳聳肩膀,黎恩皺起眉看起來是在擔心著克洛。

「在想事情啦-哎呀像我們這種年紀的男生有點煩惱也是正常的吧!」

「……我完全看不出來克洛會有什麼煩惱。」

「我說你也太不客……啊……哈、哈啾!」話說到一半,克洛突然覺得一陣寒意,相當沒形象的打了個大噴嚏。

「啊,我進去幫你拿衣……」瞧見克洛只穿了一件長袖襯衫和學校外套,黎恩轉身想替克洛拿件厚一點的禦寒衣物,手卻突然被一雙冰冷的手抓住,拉力使他向後一倒落入克洛的懷抱。

「好溫暖啊……小孩子體溫果然比較高。」

「什、什麼啊……克洛明明也沒大我多少吧,而且我剛才室內出來體溫本來就比在外面吹風的你……」感覺到克洛收緊手臂將頭埋於自己的頸側,有些擔心的黎恩停止原本的吐槽,「克洛……你還好嗎?」

「如果能一直這樣抱著你就好了。」蹭了蹭黎恩有些凌亂的頭髮,克洛口中吐出了令人害羞的詞句。

「什……等等,你該不會是剛剛喝太多酒現在在胡言亂語吧?」覺得害羞尷尬不到一陣子,黎恩突然釐清了克洛這樣異常的原因,「所以托娃會長不是說學生不能喝酒了嗎,為什麼莎拉教官就是硬要灌你們酒啊……」

「怎麼能這樣說啊,哥哥我很傷心呢……」鬆開了黎恩,克洛故作難過的垂下眉毛,「別小看我,我酒量可是很好的。」

「是是-所以克洛你到底要不要進屋子裡啊?感冒可不好了。」

「我是知道你會上來找我才待在這的,我有事情想告訴你。」

「說得好像很了解我一樣呢,如果我不上來你不就凍死了嗎……」

「我知道你會的。」

「……」看見克洛突然轉為認真的神情,黎恩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話,只能愣愣的盯著他望向自己的深紅色眼睛瞧。

像是會被吸進去般的眼神,黎恩感覺自己心跳加速了些。

黎恩顯得正經卻又難掩緊張的神色,讓克洛忍不住笑了出來。

和你們待在一起……感覺自己也是個普通的學生,克洛無法忽略這段待在悠米爾的日子帶給他像家一樣的感覺,強烈到讓他想放棄所有的計畫,做真正的克洛˙安布斯特而不是帝國解放戰線的首領《C》。

『對我來說,VII班就像我另一個家……所以克洛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家人。』心中迴盪著黎恩曾說過的話,他總算能明白他的意思。

或者是說,他很早就明白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不想承認自己想一直待在這個人身邊。

可是,那又如何呢……?

他很清楚黎恩正直善良的個性,被他知道自己的復仇計畫只會嘮嘮叨叨唸一大堆試圖改變自己的想法,更別說與自己站在同一個陣線。

身為騎神的擁有者,兩人勢必難免一戰,只是……

他不想傷害黎恩,也不可能放棄自己的計畫。

如果遲早會造成傷害,那就放手一搏吧……

他想把握當下,想把握和這個人相處的每分每秒。

「黎恩,我喜歡你。」

「……欸?」

如預期般的反應,克洛覺得黎恩愣住的表情真是可愛極了。

他不知道所謂的互相吸引像黎恩如此遲鈍的人會不會有一樣的作用,反正他本來就只是想告訴他而已,完全沒有想得到回答的意思。

「呃……克洛,那個……」

「夠囉你別回答我,我可不想告白不到十行就被打槍。」

-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是我在托利斯塔待下去的意義。

「不是的,其實我……」一個冰冷的觸感堵住了黎恩原本要說的話,是克洛的手掌捂住了他的嘴。

「對不起,不管你的答案是什麼我都不想聽。」如果一個是不想拒絕克洛讓他傷心的溫柔,另一個就是什麼答案都不想聽的自私。

就算黎恩真的對自己有感覺,那也只是像他剛開始一樣是騎神的互相作用罷了,克洛有些自暴自棄的想著。當黎恩知道真正的自己時一定會失望透頂吧,先不說喜歡自己,恨自己都來不及了……

稍微把距離拉近了些,那雙倒映著自己的紫色眼眸讓克洛有些心癢難耐。

與冰冷手掌相反的溫熱的—屬於克洛的鼻息透過指縫吐到黎恩臉上,即使遲鈍如黎恩也感覺得出自己臉紅了。

一點、一點,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最後一個輕柔的吻落在……

克洛按在黎恩嘴上的手指。

因為開始就停不下來了,所以停在開始之前。

箝制住自己的手鬆開,黎恩總算能大口的呼氣,雙頰不知道是缺氧還是因克洛的行為而紅得不可思議。

意猶未盡的拍拍黎恩的頭,克洛轉身要進入室內,卻因背後傳來的堅定話語停下腳步。

「克洛,我喜歡你。」

你要我……拿你怎麼辦才好?

好不容易強壓住心中想回頭抱緊黎恩的衝動,克洛笑了笑,「黎恩,快點變強吧……」再次踏出步伐。

(以克洛為第二人稱)

「……我說克洛。」敲擊桌面的刺耳聲響侵入你的耳膜,隨後是他有些無奈的叫喚,「你有在聽我說話嗎?這段很重要請你注意。」

正看對方看得入迷的你總算是回過神來,將視線回放到歷史課本上……《茱萊地區的演變》,你有些嘲諷的笑了,這件事你再清楚不過。

「真是的,克洛再繼續混下去當心畢不了業喔。」

反正你本來就沒打算讀到畢業。

「哈哈,那就真的可以和你當同學啦!」打了個呵欠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趴在桌上壓住了兩人的課本,視線落在滿臉認真的他臉上。

「……我可不希望克洛變成大家的笑柄啊。」對你突如其來炙熱的視線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你看見他的耳際染上了淺淺的緋紅。

「那可真是令人傷心呢。」伸手抓了抓他翹起的黑色頭髮,你閉起眼睛享受著只有兩人的靜謐時光。

「不過……」忽然握住你把玩他頭髮的手,細小的聲音溜進你的耳裡,「……如果能和克洛繼續在一起也不錯……」

抬起眼望向他,他的臉已經紅得跟蘋果一樣。

好可愛,你想。

曾幾何時,你們的關係慢慢改變了。

雖然沒有明確的約定,卻有總是在一起的默契。

你回握住了他的手,想奢求更多的溫暖。

可是你知道-

時間所剩不多了。

 

「大家等等下手要輕一點啊,克洛的心上人在敵方隊伍裡面呢。」薇塔好心的提醒在你耳裡像是嘲笑。

「啊啊,是那個黑髮的孩子吧。」

「他滿可愛的呢克洛你怎麼把他弄到手的啊,嗯?」

「還麻煩你們多關照了……」面對V和S的調侃,你咬牙切齒的回應道。

重新將視線定在騎神投影的螢幕,托爾茲學院逐漸放大,你知道你離所謂的命運越來越近。

「……黎恩,我來了。」

你會親眼看到他的成長。

--我是分格線--

文筆不是說很好請大家鞭小力一點((逃

希望可以帶出在我心中克洛黎恩那淡淡甜甜的情感

卻又因命運而無奈的感覺

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评论(6)

热度(25)